大戒后安居

弟子释琱@

阿弥陀佛,自从弟子从庆复寺受了大戒后,农历三月二十九日来到一叶庵,那时师父在香港还没回来。弟子很是感恩常住师父们,她们每天都很精进,早晚功课不缺,每天自恣,检查自己这一天来的过失。从这点上看,弟子就觉得在一叶庵常住的僧人了不起,因弟子过去没有遇到过。还有当她们接听师父的电话时,都是跪着听师父的开示,弟子看到这种现象,心里也增加了对师父的仰慕和敬重。觉得师父很有德行,就感到师父一定也是一代宗师,很受大众的敬仰,虽还没见到师父,但有一种感觉,师父是一位很慈祥的长者。
有一天,师父来电话时,师父也让弟子听师父电话,师父称弟子为小朋友,弟子就觉得在师父面前是像一个小孩子。师父对弟子作了开示,还问生活有什么所需,弟子很感动,当时心里就有一种光明触身的感觉,想到自己真正有了皈依处。师父和蔼的话语,让弟子感到很亲切,就像一位慈祥的母亲,更加增了对师父之恭敬心。
过几天,师父终于回来了,当弟子见到师父,弟子以前对师父的感觉又增加一层,师父的威摄力,使弟子对师父更尊敬、顺从。师父的举止威仪、微笑带来的和蔼真是亲切。
每天听师父为我们开示,每天为弟子们安居的事操劳,师父为弘扬佛法,没有自我,把自己交给全世界渴望佛法的有情众生,师父为度众生,离苦得乐。经历那么多的苦难艰辛。为一叶庵这祖庭的恢复经历那么多挫折。弟子想到这些,说不出心里的那感受,泪水总是管不住的跑出来。愿师父法体安康,常转法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