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師的殊勝利益(2)

弟子釋常圓


這裡原因有三:
第一、是看到師父,雖則天地在翻覆,?如如不動,如泰山的大度、豁達,這正是常圓所希求、所嚮往的人生境界!還有,師父那堪為人天師範的動靜威儀,舉止言談,堂堂的氣魄,威嚴之中也不乏精緻細膩的慈母之愛。
第二、寶華山一葉庵是見月律師他老人家興建,見月老人的《一夢漫言》曾經那樣地震撼著自己的心扉,他老人家經歷的艱難困苦時刻在激勵著自己,他老人家安詳自在,來去自如的身影如在目前,看到師父的身影就如歷史在重現。真如史贊云“山為蓮花瓣,寺在蓮花中”,耐人回味……。現在師父發大心住持、重建一葉庵,自己能夠在這個祖師道場,為重建出一絲微薄之力也好啊。
還有最重要的第三點,就是自己真正的意識到,自己距離一個比丘尼還有相當大的距離,也就是說,就自己當下的修為,還沒有資格登上那成就人天師範的,莊嚴的戒壇。現在必須先要完善自身的威儀、修為、修養,樹立正確的佛教觀、正確的知見,學習做好一個真正的、合格的出家人,懂得說出家人的話,做出家人的事,行出家人的行。
所以決定再一次重新開始!就這樣毅然決然留下來了。
接下來就是面臨被師父教誡、訓斥:要白師、白師。多生多劫形成的痼疾,自作主張、我行我素,那堪得這樣的緊箍咒啊!看到其他師兄被師父訓斥,有時也羨慕,她們很有福報,能得到師父的加持、攝受。但是大多時候還是有些心驚膽戰的,自己能承受多少啊?能堅持多久啊?但是想完善自己就要忍耐,要想具有像師父那樣完美、莊嚴的僧格,就是要堅持到底!那時候這樣做,只是想著按著戒律的要求去做罷了,還完全不懂得白師的真正意義。
慢慢的在日常行持當中,細細地去品味師父強調白師的內涵。
師父的威儀德行,讓所有能親近到的人都會產生愛戴之心,所以師父不用刻意去培養弟子的恭敬心。一點一滴去觀察,慢慢發現了利益之處,這種觀察,常常會有意外的收穫:
我們要添置或取結緣衣服,如果不白師就會沒有限制,女眾愛美的心態,就會露頭。若要白師,有的怕麻煩師父,有的自己也嫌麻煩,這樣就會少一些貪心。對於需要的人,常常不用和師父說,師父也會注意到,叫過去給你拿點需要的東西。
要出廟門,如果不白師,或者白了師父也不許,大家就不得跨出一步,漸漸也就不怎麼想要出去了,都能身心安住在道業上,攀援、散漫之心也就減少了。很明顯的,時間長不出去,也不買東西,身心安定,女眾的購買欲和攀比之心也愈來愈淡薄,現在也不發單資,大眾都能夠清心寡欲,安住道業,和樂殊勝。
每個人根基不同,修行的法門也不一樣,初出家對這些還沒有抉擇的能力,師父會幫我們去選擇。佛門裡面說:生處能熟,熟處能生,各種的鍛煉都是需要的,去除自己的執著,在與大眾的融合之中,慢慢的消除自我的意識,這樣才能開闊心胸,承接佛法的甘露法雨。
安排承擔的工作時,常圓被安排到了客堂。這是常圓最害怕的工作了,這麼多年來就是討厭這些與人打交道的事。一個人了無拘束,我行我素習慣了,也不喜歡與人過深的交往,對人情世故更加的一無所知,完全不會應付。但是心裡很明白師父在調伏自己,就硬著頭皮做起來了。
雖說沒有外來的僧人,但是客堂畢竟還是與人接觸的多一點,沒有幾天就搞得大家都有意見。因為常圓說話不加思考,口氣生硬,態度也令大家感到難以接受,但是自己還從來都沒有認識到自己有多大的問題。從此師父就開始對常圓嚴加管教了,從說話的語氣,內容,態度上一一指責。一度像泄了氣的皮球有些氣餒,但是在師父和大眾師的鼓勵和關懷之下,一次次鼓起勇氣,向內心的虛榮、執著去一一開刀。慢慢的才真正發現了自己身上的毛病和不足,也能夠認真的反省,下決心去改正了。
(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