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

安居有感

弟子釋道?


最近道?的心裡總經常有說不出的酸楚,而且眼睛濕潤,不知為甚麼抵擋不住這種思潮,思惟自己的起心動念及言語造作,心裡一陣陣就像燒開的水一樣翻騰,又像從高處墮落的感覺,儘力平靜下來,偶爾吐出一口氣,把這種情感轉化為理性,真覺得不寒而慄,戰戰競競之感覺出言便錯,動念即乖。
能有福德因緣得聞正法,又得遇明師,在祖庭道場修學,這一切殊勝的因緣足以道?得解脫增加信心。
通過在一葉庵的歷練及磨考,道?更意識到自己若干次的被沖擊淘汰,若干是從零開始,但是師父大慈大悲,救一切的感人精神,實在道?無法用語言及筆墨所能表達,道隆曾說過,師父的佛法要細心品味,越品越有滋味,師父圓融無礙,以種種善巧方便對弟子因材施教,而且為眾生為弟子承擔一切苦楚,有些弟子(包括道?)業力現前,師父又像大地一樣包容,師父以種種善巧,一絲毫都不錯過幫弟子們了結弟子們過去所種的惡因,師父的慈威等等,想到這裡道?慚愧得不敢面對自己…….。
又想到師父為法忘軀,經常不得休息,法體欠安、全身痛,想到師父的無我精神,道?的罪惡感油然自生,師父知道道?的病太重難治療,所以有時用藥有時加量,道?就像扶不起的阿斗,迷惑顛倒、迷失方向,像一隻蒼蠅亂撞,想到這裡心裡不能平靜。不管師父怎樣忙,都不遺餘力對眾弟子們循循善誘貫注甘露法語,經常教誡弟子們要找回自己的心,出家人要做出家人的事。如不學戒法和世俗人沒區別,只是少幾根頭髮。如果出家人不做好,居士會誹謗會破壞佛法等等,師父如此苦口婆心、身教與言教結合。還請來三位優秀的法師,圓滿師父的悲心願力,續佛慧命,相信諸佛菩薩相信師父的能量,相信一葉庵這顆明珠遍照虛空,海會菩薩共聚於此,與諸佛合光同聖,度一切有情。